开过出租车,这位租赁公司负责人想说:若要一刀切,请给个缓冲期

作者:采集侠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7日

从开出租车到干汽车租赁,于秀峰用了20年时间。本报记者刘飞跃摄从一个人“济漂”开出租车,到创办自己的汽车租赁公司,并逐渐成为济南市面上跟滴滴合作的最大租赁公司,于秀峰用了20年时间。

之前,他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面对网约车细则(征求意见稿),他和济南其他汽车租赁公司都处于生死边缘。于秀峰从当初等待政策时的心惊胆战慢慢变得淡定了,他希望政府能给网约车多一次机会。

本报记者刘飞跃

20年前开出租

一晚就赚了一百元

于秀峰还清楚地记得他开出租车时干的第一个活,那时他开的是一辆红夏利。在北园路上跑了一个晚上,挣了100多元。那是在1997年,于秀峰22岁,他没想到开出租车能赚这么多钱。

感觉挣了“大钱”的他立即去找自己的表叔,那时他表叔在济南干铝合金生意。“我开着车带着表叔围着济南转了一圈,让他看看济南是什么样子。”提起20年前的往事,于秀峰历历在目,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代。

老家德州乐陵的于秀峰当时是投奔表叔而来,生在农村的他背井离乡来济南“挣生活”。那时候济南不像现在这么大,二环东路那边就已经荒无人烟。“那时候车主怕车磨损,要求一晚上不能跑太多,结果我一晚上就跑了200公里,超出了一倍多。”于秀峰说。再加上当时济南都是土路,跑了一天一夜车上全是泥。于秀峰用拖把一拖,红夏利成了大花脸。第二天车主一看自己的爱车被“糟践”成这个样子,直接让于秀峰走人,不再让他碰自己的车。

于秀峰第一次开出租就这么结束了,但这件事一直让他印象深刻。后来,于秀峰通过关系弄到了一辆出租车,开的是夜班,每晚交给车主60块钱,押金3000元。

就这样,于秀峰开了两年夜班,其间老家还有十多个亲戚以及同学赶过来投奔他。“老家同学开大货车一个月才能挣1500元,我开出租车一晚上能挣70元,一个月2100元,回老家一说他们根本不信。”

奋斗十几年

自己干起汽车租赁

于秀峰在开车中发现了商机。1999年10月,他终于有了自己的一辆车。那辆捷达花了18万元,他借了7万元,剩下的办了分期付款。

而就在1999年,济南市下令,取消50辆车以下的小规模出租车公司,鼓励大公司兼并。同时,不再增发营运证。结完婚的于秀峰开始让爱人也学驾照,一起开起了夫妻车,他干夜班,他爱人干白班。

“当时干得很拼,我夜班一宿不回家,晚7点到早上7点。”于秀峰说,他跟爱人就这么开车,不到两年车钱全部挣回来了。

其实,在1999年于秀峰买捷达之前,他回家结婚,那时出来跑车的兄弟都回家给他捧场。“最前面一辆是桑塔纳,后面五辆夏利当婚车,那时老家的镇子上都没有几辆夏利,太风光了!”回想年轻时的情景,于秀峰难掩兴奋。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在记者采访中,于秀峰还会直接哼唱起来。

于秀峰说,他们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唱这支歌,“感觉我们外乡人就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小鸟,在济南的高楼大厦间寻找属于自己的小窝。”

2009年5月,于秀峰最终决定放弃出租车生涯,一是干了很长时间身体扛不住,二是那时出租车供不应求,出租车公司对司机越来越苛刻,感觉出租车行业变味了。靠着自有的一辆中华轿车,于秀峰以挂靠其他租赁公司的方式拓展市场。经过十几年的打拼,于秀峰在2010年成立了汽车租赁公司,为记住那段开车的日子,他给自己的公司取名“小小鸟汽车服务公司”,如今他已经有了200余辆自有车辆。

为等网约车细则

曾成宿睡不着觉

如果没有网约车,于秀峰本来可以平静地干着租赁车的生意,或者再开拓其他的租赁业务。但是,2014年滴滴专车进入济南后,他的工作和生活来了个“乾坤颠倒”。

2014年9月,滴滴专车正式登陆济南,以高档专车为主,通过发放红包的形式迅速占领了市场。9月份的一个星期天,滴滴专车专门给于秀峰打电话,需要他公司的车做形象展示,这让他再次看到了商机。

“当时滴滴和快的进行全国范围内的竞争,大批司机进入专车市场,而且为争夺市场,专车门槛也越来越低,司机也越来越赚钱。”于秀峰说,经过几个月的发展,他的公司成为济南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

不过,好日子并未持续多久,2015年2月14日滴滴快的宣布合并,红包比之前少了很多,导致网约车市场逐渐归于平稳,而真正的转折发生在交通部公布网约车征求意见之后。

于秀峰说,网约车进入济南市场后,汽车租赁公司的业务便逐渐向网约车倾斜,目前公司的业务七成以上都跟网约车有关,而这一比例在其他的汽车租赁公司甚至达到了100%。不过,因为都是贷款买的车,回款后还银行分期或者接着买车,所以目前网约车并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收益。

今年7月28日,交通部公布网约车暂行办法,要求网约车档次明显高于当地主流出租车的价格,而且要办营运证和上岗证,于秀峰隐隐感觉到了危机。而从7月底一直到10月,因为担心自己旗下的车辆被限制而导致前途渺茫,于秀峰经常在半夜找人探讨政策走向。

“那时候成宿睡不着觉,天天就是感觉狼来了,但是早上还是一切照旧,那些日子根本不想回忆。”于秀峰说,那时与其说关心网约车政策,其实更想找个倾诉的对象。

按现在政策

1200辆快车将退出

今年国庆长假第一天,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公布本地的网约车政策征求意见稿,要求车辆必须是当地牌照,驾驶员要有当地的户籍,对车辆轴距、排量也做出了严苛的规定。之前对地方网约车政策的担心也成了事实,不过,长时间煎熬之后的于秀峰反而释然了。

10月14日,南京网约车征求意见稿出台,要求两年内新车、轴距2700毫米等条件,当地95%以上的网约车将被迫退出。南京网约车司机代表殷浩联合当地多家汽车租赁企业建议修改车辆标准,降低准入门槛,并设定两年的缓冲期。

“殷浩跟我的经历很相似,我们有一个全国租赁公司的群,我们经常互通消息,向公众表达我们合理的诉求。”于秀峰说。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心态平稳后的于秀峰开始为未来谋划。10月12日,由济南小小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济南正通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山东国尊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等济南市18家汽车租赁公司成立网络预约出租车联盟,代表汽车租赁行业发声,积极和政府部门沟通,并协助政府部门规范网约车。

11月12日下午四点,济南网约车政策征求意见稿姗姗来迟。相对于青岛15万元的礼宾车,济南要求2700毫米轴距以及12万元跟之前的临沂、日照等地不算严格,但是就算这样的要求还是远超现在的主流快车档次。如果济南最终政策变动不大,租赁市场的1200余辆快车将被迫退出。而济南尚有八千余名专职司机,或因此转行。

于秀峰建议,希望有关部门能给网约车一个缓冲期,如果把政策放宽则更好一些。“既然网约车身份已经合法了,那么就让网约车跟出租车公平竞争,一心一意给济南市民的出行做好服务。”

□延伸阅读

市场留下的车不应由轴距决定

bet36体育在线娱乐_365bet官网 (http://www.zzxfgs.com/a/ziliaoxiazai/wendangxiazai/7265.html):开过出租车,这位租赁公司负责人想说:若要一刀切,请给个缓冲期

(编辑:admin)